'>
 

北上广房租若过度增长 哪些人将首先受到影响?

2019-01-27 19:57

 

主持人:我再假想一个情况,因为我们知道今年的情况是很特殊,大家感受很明显房租涨的很快。我想请教您,如果这个房租一直过度增长,您觉得会对社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影响?我会感觉很多人会选择离开。

楼建波:逃离北上广。

主持人:对,逃离北上广,您可能了解的会更多,您觉得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哪些人会感受更强烈?

楼建波:感受强烈的人我们不好说,我想大家的感受都会很强烈。但是我觉得有两部分人他可能会改变他原来的决定。一个就是新就业的毕业生,这几年像北大的,我觉得越来越多的学生是选择回到家乡或者到二线城市;另外一部分我觉得是务工人员,就是说我要比较一下在北京的生活成本和务工的收入,比如如果是郑州,我在郑州的生活成本和务工的收入,他可能也会改变这个决定。北京市住建委今年早些时候发了一个文件,要建集体宿舍,就是要解决这些务工人员的住房问题。房租太高,总的来讲我觉得对一个城市的吸引力是会有影响的。

主持人:是会打折扣的。比如说我是一个普通的务工人员,我一个月挣5000块钱,以前我租2000块钱,但是现在租金占了我工资的一半多,我要想想大部分钱都用来支付工资了,务工人员会这么考虑。

楼建波:对。另外我觉得会增加这个城市总体的居住成本,比如说有些家里是雇小时工的,我现在听好多我认识的人说,他们家小时工提出来要涨工资,提出来的理由就是我原来才交多少钱住地下室,我现在上来了,我们一家三口人和另外三家合租了一个两室一厅,但是我现在房租变成多少了,所以你要再不涨就不好办。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现在面对这种情况当务之急是什么?最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去应对现在这样的现状?

楼建波:我觉得还是应该从供给和需求这两端都应该去调整。供给端,我们前一两年说要发展租赁型企业,发展机构,那个时候我觉得大家可能想的稍微简单一点,就认为只要这些机构发展出来了,市场的秩序就会变得比较正常。但是我现在还想再加一点,我觉得这个时候实际上国有企业甚至政府是应该做一些事情的,这一次大家也讲到资本进入了租赁市场也造成各种各样的东西,但如果说这个市场里面我们有一些国有资本进来,手里也控制着一些房源,他们也来做这方面的工作,那至少在有必要增加供给的时候,这些国有企业他就可以承担起增加供给的责任,甚至说我要把价格给控制。北京现在也在做很多事情,比如公租房要加快供应,另外像海淀政府在趸租很多房子,租给企业,再让企业分配给他们的员工。另外我个人觉得,也许北京应该像上海学习学习,比如上海客厅可以搞隔断,但上海现在指定只有我认可的这几家企业他可以去做这方面的施工,就是说他们做的标准是安全的。

主持人:北京这边我自己是有体会的,我有朋友他们去租房子,隔断就用那种非常容易起火的材料,甚至是泡沫做的,一旦有火灾,消防隐患很大。

楼建波:对,这个也有好多问题,就是说“N+1”,“N”就是几室几厅,多隔出两间来,这方面的标准应该建立起来。另外北京前段时间有一些废弃办公楼可以改造成集体宿舍,租赁企业可以把它改造成可以出租的房子,这都是从增加供应的角度来做的。但我自己这段时间在琢磨,其实需求端也可以做一些工作,我们刚才讲到需求的增加,还有我们做的棚户区改造,拆尾,就把这些推到市场上面来了。像棚户区改造,比如说能不能够我们先把安置的房屋建出来,本来就是要异地安置的,我们再开始拆,那这批人就不会去租房子了。或者说不是说签了合同之后你就得马上搬出去,我们说你可以租到几月份,就类似这样的。另外像疏解整治,拆尾,地下室的整治,我觉得政府最大的考虑还是居住的安全问题,能不能消防部门承担起一些责任,做一些排查,当然如果有消防隐患的必须要拆。

主持人:消防部门他们有没有一个制度比如每年都对租赁房屋去进行安全排查?